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思兔热门标签 嘀嗒小说网(dida)悄然上线,嘀嗒为大家收集热点文学小说,欢迎关注滴答文学小说网站。
热搜: 若相惜 潺潺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个人日志 >

漫谈“三教合大金娱乐一”之原由

2019-06-10 15:46 [个人日志] 来源于:网络
导读:漫谈“三教合一”之原由 蔡汉以 2019-06-06 “三教合一”指的是儒家学说、道教教义、佛教教义,合而为一种信仰---即民间信仰!对于这个问题,本人不是宗教人士,也非宗教专家。只

  漫谈“三教合一”之原由

  蔡汉以

  2019-06-06

  “三教合一”指的是儒家学说、道教教义、佛教教义,合而为一种信仰---即民间信仰!对于这个问题,本人不是宗教人士,也非宗教专家。只是多年来,通过与宗教人士交流,对“三教合一”之现象,有一些新认识。特别是近期拜读了历史学家许倬云写的《万古江河:中国历史文化的转折与开展》一文,很受启发!现把许倬云文章介绍如下:

  杨庆堃先生讨论中国人的宗教时,曾将建制性的宗教放在一边。其实在这一方面,中国近代百年来,也未尝没有值得注意的现象:建制性宗教的世俗化。人生在世,忧愁烦恼、苦多乐少,不得已时寻求解脱,大概不外两条出路:或者设想一片安乐世界,其中不再有人间苦厄;或者返躬自省、萃(cuì)励(lì)性情,自求安顿。前者是寄托于外,后者是修己于内。中国儒家比较注意后者,但也希望修己而后安人,建设一个比较像样的世界。儒家入世而淑世,到底是哲学。其他途径,在中国文化圈内,则是以佛、道二家为主流的各种教派。

  先秦时代,中国实际上也有类似建制性宗教的团体。战国时期的墨家,其道德理念的部分应当是儒家的血脉之一。然而,墨家本身有“天”的信仰,有“鬼”的认知,也有教主“巨子”,有纪律也有组织。在墨家谈“明鬼”的时候,其实涵盖的不只是死灵,也包含一切神奇力量,只是墨家并没有在这方面更多地发挥。于是,我们所见的“明鬼”部分,似乎只谈到死者的现身,我们也不清楚究竟这些现身是果报,还是厉鬼的威胁?墨家在汉代的学术分类,是列入道家者流。因此,虽然墨家在汉代已经逐渐消失,其经典也在后世才从道藏之中重新被发掘出来。墨家的出现和消失,只能说是中国本土建制性宗教还未成形就夭折中断。

  中国文化圈,包括中国、日本、朝鲜和越南,到底还是以儒家作为最主要的思想系统,所以无论佛、道如何兴盛,儒家的主流位置仍旧无可否认。儒家本身不是一个宗教,却也有深刻的宗教情绪:慎终追远、崇功报德,都是一种细密的情感。我们单以文天祥的《正气歌》为例,他对于那些历史上的楷模人物,都视为正气之所钟:“天地有正气,杂然赋流形,在地为河岳,在天为日星。”正气之在人间,就是他列举的那些忠义节烈之士:他们将生命寄托于正气,为了持守正气,可以牺牲生命而不惜。这就是一个宗教情怀!宇宙中具体存在可见的事物,如山岳和人的身体都只是一个载体,只有正气所代表的宇宙精神才是永恒和真实。如此面貌之下的儒家,虽然没有宗教之名,实际上也具有宗教之实。于是,儒、道、佛三家如何相处,是中国文化圈内处处会碰到的问题。

  汉代出现的《太平经》,无疑是道教教义的源泉之一。《太平经》中最突出的成分,一是均平的观念,财富、地位、名声等都会妨害人类社会之中应有的“均平”;二是个人德性的内修和提升,以期达到一定的品格。这两者基本上也可看作道教徒们在寻求一个美满的世界,同时也努力完善自己在这美满世界应有的品格。《太平经》究竟来源如何,到现在还不易得出结论。

  《太平经》部分文本。我以为,汉代的儒家既有《礼运•大同篇》描述的大同世界,而且这大同之世必须经过小康之世的阶段,本身就是三阶段的发展。不过,《礼记》所描述的大同之世是寄托于古代的王者,不在未来的新世界。同时,汉代儒家更有天人感应这一套宇宙系统,将超越的神力和人自己的行为联系为互相呼应的体制。儒家最基本的理念当然是发端于孔子时代,特别表彰人需要经过反省、自修,培养一个高尚的人格。这些特点,与《太平经》提出的一些观念也相当符合。只是如何从一个自然崇拜与祖灵崇拜相配合的儒家超越系统,转变为一个建制性的宗教?是否不需要外来刺激,就能逐渐完成?我们无法判断。

  佛教进入中国,如果真是以东汉为开始,我们只能说佛教的经典和传道人进入中国的情形已见诸记录。他们带进来的零碎经典,在儒家和《太平经》铺设的舞台上,已经存在有利于发展的土壤,佛教才能在中国逐渐发展成为建制性的大型宗教,而且连绵两千年,具有强大的生命力。

  佛教初到时,那些零碎经典被拼凑为所谓《四十二章经》,其实缺乏有系统的主要经典。初期的传道人大多来自中亚西域,那里的佛教已经承受启示信仰的刺激(关于这一部分,下面还有交代),转变成为大乘佛教,与印度本土的原始佛教已有相当的差别。佛教的名词本来是以梵文讨论,那是印欧语系的文字,与中国汉藏语系的汉文颇有差异。于是,很多名词以及文句传译成汉语时,借用了中国原有的儒家、道家的一些名词,这就是所谓“格义”,其中不免有勉强迁就之处。这一缺陷,要到唐代大量的佛教经典进入中国,才得到纠正。南北朝的五胡十六国,有些胡人君主认为在中亚、西域传进来的佛教,与他们自己的族群来源比较密切,因此他们成为佛教的护法。其中,姚秦支持的鸠摩罗什翻译了一些重要的经典,不少至今还被佛教使用。

(编辑:嘀嗒)

相关内容
网友评论
推荐文章
广告位
广告位
广告位